跳到主要內容區塊
:::首頁 > 訊息專區 > 最新消息

大鵬隨筆 我們就是他的親人

引用
轉寄
列印
2020/8/6 18:27:01
88

我們退輔會在今年七月二十三日,選擇在高雄市榮服處召開第二季服務機構的工作會報,皆由各榮服處處長與會,設定的主題是:工作檢討,意見交流及未來工作指導(略),次日依我全力推廣「全民國防」之主旨,安排參訪岡山空軍航教館、空軍官校及空軍臺南第一戰術戰鬥機聯隊,以增強我們對國防的認知。
會議休息時,高雄市榮服處黃昆宗處長告知,我於六月十二日去高雄探訪外住九十四歲榮民楊子杰,上午探訪後,下午接到他的陸配夫人電話,主委走後下午四時他就安詳的往生了,其實二天前他就不行了,我一直告訴他,主委馬上要來看你了,他撐了二天終於等到了主委。這不是恭維我的話,是楊老伯伯把我當他的親人了!
我的思緒一下子回到了他那不足五坪,環境簡陋的住處,他瘦弱佝僂的捲曲在那木板床上,還好有那應對得體穿著整齊,一看就知受過良好教育的夫人,一直愛心的陪伴照顧他。
這使我想起了一段往事:民國五十七年我們三十八位選擇飛戰鬥機的同學去部訓隊接受戰訓,原駐地新竹因修跑道,我們移防到嘉義基地(現四聯隊),住的像在幼年學校一起睡大通鋪,因為初習對空與對地的戰鬥課目,洋相出盡、話題更多,同學在一起比在學校更加親切。有位徐有漢同學,因他長相清秀,在學校我們如說是常和他開玩笑,不如說常「欺負」他。那年我代表新竹聯隊去空軍官校參加全軍運動會時,聽到他打靶後返降時飛機故障,在航線上跳傘不及犧牲了,我心裡在想怎麼會呢?F-86F的空中平靶,航線很難飛,聽教官說他飛的很好,他是同學中第一個打上靶的,那時我們連航線都還飛不順手,能瞄上靶就不錯了!
我和他到嘉義部訓後才交往,想到假日他帶我去市區做了人生第一套西裝,他還沒陪我去拿他就走了,真令我難過!運動會後我回到寢室,一進門嚇了我一跳,怎麼清楚的看到他坐在床上,四十五度的背對著我,我們經幼校官校已同學七年了,我有信心不會看錯任何一個同學的身影,那是他,是徐有漢!我吸了口氣壯著膽,走過去把他硬反轉過來,竟然是另外一個身材相仿的同學馮海林!我怎麼會看錯呢!我當時就想到,畢業後他已把我當成他最要好的朋友了,他刻意的附在同學身上,啊!一定是想讓我再看他一眼吧!
我永遠不會忘記,第一次到榮家走訪,一位坐在輪椅上,要三個人扶持著,才能站立起來的榮民前輩,親切的向我敬禮,由他的肢體語言,看得出他不但認同了我這個新主委,而且內心裡也一定相信我會好好的照顧他們,再由這次楊老榮民的往生事件,更可證實我們就是他的親人了,所以我對榮服處和榮家的服務同仁不止一次的講「我們就像他們的親人,我們要好好的照顧他們」。
 
你們的大鵬